Month: March 2019

最貴的建築物最有效益! 是嗎?

在 DrugWars 上,我花了的金錢及時間,最多是花在最高的那一個建築物。起初以為是很化算,實質也是很化筫,但是若要建立最貴的建築物,需要儲的資源需要兩三天時間,另外,也要升級倉庫才能盛載這些資源,但升級倉庫有上限,故又要先升級主壇。 一層一層加起來,根本會失預算,並且比其他的都更加貴。 好像現時我想將最貴建築的第三等級升至第四等級,我的倉庫便已不足,預覽下一級也不會足夠,預算要在三個等級之後。但三個等級之後,我的主壇也要升三個等級。如此,我其實是在不斷消耗資源。 但是若我將集中力放於第二貴的建築,其實便可以與「主壇」「倉庫」並肩而上,資源會運用得很舒服而不會遇上資源鏈斷裂的狀況。更可以將有餘的生產來建兵。 這遊戲的數據設計是不錯,只是遊戲性不足,希望越做越好,甚至有更好的遊戲在後頭。

Continue reading

原來DrugWars仍有戰報點贊

上一篇帖子描述DrugWars收起了戰報點贊,原來我是錯誤的。 他們沒有收起來,而是放在所有社交媒體中間,成為其中一個項目。若您仍想獲得戰報點贊,只需在左邊數起第三個按鈕,那個是分享至Steemit社交媒體的按鈕。 按下後,便可以分享最新戰報,並且也可以獲得點贊。 我現時DrugWars大約每天有 0.15 Steem 轉給我,另外連同戰報點贊,預計收回的0.18 SBD / 2.2 (Steem 與 SBD 大約兌換價) = 0.396 = 合計一天約有 0.55 左右的

Continue reading

突然,反其道而行??

一般的宣傳推廣是一層一層滲透,再爆炸式地推動。DrugWars的公關卻十分奇怪,繼要脫離Steem時的時間點安排,以至推行 Future Token情況,再而不再派 Steem的短時間知會,今次更搞笑地不是鼓勵大家Share至 STEEM取獎勵,而改去其他社交媒體。 或許大急於向外,而忘了最好的宣傳是「口碑宣傳」,原本好好的一個區塊鏈社交群體不去建立,而突然轉向於一批不太認識區塊鏈的群體。 原本大家樂意去分享戰績,不論是為點贊 或 是炫耀,現時卻不再做此事,更不去分享此事。完全感到一個項目,將近於STEEM落幕的氣氛。 DrugWars的公關步驟,實在與遊戲推廣或社交媒體推廣很反其道,並且…. 好像想到甚麼便做甚麼,沒有策略及安排,費解??

Continue reading

在DrugWars一星期有感

玩了DrugWars一星期了,開始已感到無所事事,此遊戲的遊戲性很不足夠,因為只有一個層面層次,並且是弱肉強食的模式,很不適合在虛礙貨幣的系統上運作,因為很容易錢生錢,基礎資源少的人,永遠不能依靠努力及計劃而翻身。最後,項目便會淪為「洗刧」。並且有財力的人,便橫行霸道。 遊戲設計上,盡量會有不同層次去分隔不同階層的玩家,但DrugWars沒有,所有人都在大混戰。如此,被洗刧一方便不喜愛及不想再努力了。因為努力也沒有甚麼用途,永遠鬥不過金錢。 遊戲仍有很多改善的地方,但在玩的過程中,卻令我回憶起很多以往曾經犯下的遊戲設計錯誤。而這些錯誤,從這十多年經營遊戲公司期間,我已一一忘記了。 對我來說,我會繼續玩下去,但已很難投入了,因為已到了「沉悶期」,而這個過程,卻竟然來得很快.

Continue reading

小號培育的想法 (一)

一直以來Steem 平台上都有很多小號,有人會開很多小號來試不同的工具。這也是我的想法,因為我的主號經常 Voting Power不足,但我又想嘗試學習「賺審查」這一門工夫,所以,使用了小號來學。 小號有幾個好處:一. 無需跟隨組織跟進,Voting Power長期零使用:二. 主號有很多代理的自動點贊,因為不想浪費自動點贊,故此不能做到很有規劃的文章 我的小號,不單沒有代理給別人,反而為了試「賺審查,現時用了62.5 Steem,租了3250 SP 回來,為期四星期。即是我每天必須最少點贊有 2.23 SP 收入,才能收支平衡。 這金額,我預計是很難做得到,但做不到也不會虧太多,當作是學習費用,所以我每天都會十五分鐘左右去調節「審查點贊」。 好了,我嘗試了三星期,這一週的調節我是相當滿意的,但是因為未結算,故此先看看第二週的點贊情況。 我有其中1250是新租的SP,故此以第二週時是2000SP,我付出四週的租金是40STEEM,平均每天 (40Steem /

Continue reading

STEM VS steAm – 將歷史文化融入STEM當中

雖然一直以來與大家都是談 STEM,但是其實我們於幾年前,已與一批STEM導師在推動「STEAM」。這個STEAM並不是遊戲平台,而是在原有STEM的四個項目,再加上A – Art。可以譯作美術或美感,但是我更受譯作「文化」。 四年前,我們開始推動新一代的STEM學習進入校園,當時我們在想 STEM 學習在華人中推廣,必須要有一個根基。當時太太想到「中國歷史」,而中國歷史之中,太太提出「萬里長城」及「兵馬俑」。 當時,我們做了一個多月的資料搜集後,我便飛往西安,與兵馬桶博物館及他們的技術支援公司傾談合作。當時他們也正在將博物館資訊科技化。 結果我們一拍即合,我們獲得兵馬俑這套AR項目的港澳地區「教學授權」,讓市民可以透過虛擬方式接觸兵馬俑 並且與兵馬俑合照。 我在西安與館長傾談時,他帶著我去每一個實物展品,並且告訴我,這些360度的圖片,並不是3D建模,而是完完全全將展品抬出來,並且用360度的攝影技術拍攝。而每一件展品,頂部、底部及四邊共有六塊玻璃,而這六塊玻璃的鎖匙,分別在六個不同的官員手上。所以每一次作360度的拍攝,均要集合六個官員一起。工程及行政均十分複雜。而整個製作,共完成了二十多套的兵馬俑項目。 技術公司其後,再透過 AR 技術將展品APP化。原本博物館只是於門外,將虛礙項目當作紀念品銷售,但我們將各組圖卡放至大幅的展版,並且放在地下位置,於香港造成「兵馬俑AR展覽會」。讓不同的參觀者走過時,均可以與展品合照。其至親吻兵馬俑。 這次的經歷,十分令我們感到欣喜,因為STEM教學,不再留於「紙上談兵」,而是實實際際讓人感受科技的運用。 STEM很重要,但我們覺得加入了 A (Arts) 的 STEAM

Continue reading

STEM 與 道德及品格

今晚看了一段視頻「一位22歲黑幫青年的懺悔分享」,分享者是一位90後的黑社會老大。視頻連結: http://wx1.dzqj28.cn/news_333.html?from=timeline 他在內裡分享,我們的學習已經變了質,變成了求知識求分享,而忘記了學道德。他說這些年的目標是錢、是身份、是地位,但忘了家。甚至說地「地溝油」這種劣質油,沒有學位的人,根本不可能研究德出來。 我們有學歷,但沒有了道德,家庭及世界會變成怎樣? 世界上很多的罪惡,很多都是有知識的人製造出來。 我一邊看,一邊十分感動,這些年來聽最多的新聞,均是黑心食品、黑心奶粉、黑心藥品,吃苦的人,都是老百姓。一般這些黑心製品,價格都會比較便宜,甚至是在二、三、四線皂城市或農村內出售。 製作的人知道會賣至這裡嗎? 我100%肯定是知道的。 這是社會上比較基層的人,比較困難的人,但「為了錢」,仍會去幹這些事情,將知識用在錯的地方。 本週六會進行今年第二堂的動畫課,太太早幾天叮囑我,在第二堂的時候,要加入「品格教育」,特別要將大家的「言行」及「操手」重點講出來。 沒錯,我們是在做STEM培育,是在向一些弱勢群體及殘疾人士教資訊科技,但是不要忘記 – STEM教學的重點是訓練未來領袖,訓練年青一輩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及決心。 若我們相信 STEM 能訓練未來領袖,那麼,我們更需要在教導的過程中,加入「道德」及「品格」元素。最起碼,讓他們在學習的時候,是抱著「建設」的態度,而不是抱著「破壞」的思想。 在動畫創作中,如何加入品格元素呢? 我在這幾堂中,定下了要製作向「商業客戶」介紹自己的影片。當中包括自己的作品介紹及個人性格愛好的介紹。 當介紹自己時,只會有好,而不會有壞;甚至是向商業動畫客戶介紹自己,必定是能「幫助」對方介紹公司理念的動畫創作能力。而每一家公司的公司理念,都是積極向上,滿有宏願。 明天,繼續分享。

Continue reading

STEM教學 – 一個APP很難做嗎?

這一句話「一個App很難做嗎?」實在很難以解釋。在資訊科技一段時間,以前的人會問「開發一個網頁要多少錢?」真的回答不了,要先看需求;之後是「開發一個遊戲要多少錢?」也是看需求;現時越來越多「開發一個APP要多少錢?」 資訊科技行業普通編程人員及策劃與資深的編程人員及策劃的薪金差距可以達5-10倍,但製作網頁、遊戲及APP的成本計算均是相同,都是用「Man Day」工作天數。 我們不是在訓練程序大牛,我們只是想給弱勢社群知道有另一條工作出路可以走,故此會培養一班殘疾人士嘗試開發App 或 遊戲。一般都會換來以下幾個回應: 。是不是要學很久? 。有沒有前途? 。未來出路會如何? 。是要學編程嗎? 。學習資訊科技是否很花錢? 我與太太是不收學費,純走服務性質,或許可以從App Admob廣告中賺到一點收入,但現時越來越難了。只希望在過程中,讓弱勢社群從最基礎的地方開始,了解推出一個App的基本要素。當中有如學編程的Hello World。 我們不會教弱勢社群學編程,但會教他們開發App或遊戲時的纙輯及方法。我們有兩套最常用的小工具,讓他們知道甚麼是一個App 及 遊戲。 首先是App,我們會讓參加者開發屬於自己的「指南針」。甚麼是屬於自己的指南針呢? 以下是大部份「指南針」的介面。 這是我的示範,向北的方向不一定寫「北方」,可以是「北極熊」的圖片;向南的方向不一定寫「南方」,可以是「企鵝」,如此成為指南針的背景圖片,便是一個於屬於自己的指南針。

Continue reading

STEM 教學與親子教育 – 第三部份:STEM教學是學甚麼? 怎樣啟發學員思考「積極正面的價值觀」?

很多辦學團體都有「辦學宗旨及理念」,我中學畢業的學校是由香港明愛所開辦,校訓為「忠誠勤樸,敬主愛人」。明愛為天主教組織,故此校訓後半句與宗教信仰有關,但前半句卻是與德行有關。 我個人覺得,STEM導師與一般老師有所差別,因為需要運用到活動教學模式與及引導思考的方法,很多時候老師不只是按教科書內去傳授知識,更要與學員們進行大量討論。 STEM的學習當中,學生們會遇到千奇百趣 或 各種各樣的難題,老師的積極性會直接影響著學生們對處理問題的態度。所以,在預備教材的過程中,不期然也會投射了STEM導師們的教學理念及思考方式。 在STEM課堂時,老師與學生有著大量的互動,因此學生會很容易看到這一位導師的特別。到底老師是否尋根問底,還是流於表面。又或者是否數據型及分析型的老師,還是只是網上整理資料做總結的老師。 我到訪過不同學校,也與很多STEM老師傾談過,十居八九的STEM老師,與他們傾談時都十分有熱誠,很多都滿帶笑容,甚至很想為學生尋找更多資源。 三個月前,我返回我的母校,與母校的STEM老師傾談交流,因母校是一所基層學校,資源較少。申請得到資源後,STEM老師會親自至淘寶去找物料,並且會與學生們一起研究拼砌方法。務求讓原本一人可用的資源,達至二人可用,甚至讓更多同學受惠。 這是超越了老師的教學需求,但正正因為老師這樣的態度,學生的表現亦特別好。雖然是基層學校,但仍獲得全港的比賽獎項。 我以前母校的數學老師「溫老師」,也喜愛在教導數學時,特意加上「做人處事」的道理。希望大家在學習數學定理的同時,了解自然的規律與及人存在的意義。因著溫老師的引導,我的數學成績亦特別好。在溫老師離校至神學院任教的時候,他送了我一份禮物,至今我雖然離校已26年,但這份禮物仍在辦公枱頭。 「STEM老師」若心存一套教學理念,並且深信教育不止是灌輸知識。這樣的老師,對學生的做人及處事會影響深遠。 因為「STEM教學的重點」是透過STEM的數理化邏輯,去引導學生們一個正確及積極的思考方式,不怕面對失敗,更要有信心及勇氣去面對困難挑戰。 「奮力。拼搏」不怕失敗,才能面向成功。

Continue reading

[STEM小故事]我想買一台電腦,請問有甚麼建議?

「我想買一台電腦,請問有甚麼建議?」這一句普遍不過的說話,若是來自一個「極度基層」的家庭,是何等震憾。 我們的電腦動畫班於休息了兩個月(1月及2月新年)後,3月是新一季的開課,在開課之先,收到一些家長的查詢,他們想為孩子添置電腦。我整理了一些資料,給出一些牌子的建議,再列出三個不同的價值位置給他們作為選擇。希望各家長按自己的付擔能力而作決定。 有關的建議如下: 筆記本電腦選擇建議 以下為選擇電腦的一些考慮,現時建議選擇「筆記本電腦」(NoteBoook),而不是「座枱式電腦」。 主要原因 有以下三點: 流動性 – 可隨時帶往不同地方,現時筆記本電腦的後備電力足以支持2-3小時,而這一個亦有另一好處,便是不怕電力問題或電插蘇問題而突然斷電。 維修保養 – 筆記本電腦的出廠測試完善,並且知道使用筆記本電腦的人會四處搬動電腦,故各配件都用螺絲鎖死,除非大力碰撞或跌在地上,要不然硬件耗損情況較少。小心保養,會很耐用。 方便交流 – 若遇上電腦問題或需要合組工作,使用「筆記本電腦」,可以隨時與朋友聚在一起傾談。縱使遇上電腦問題,也可以容易找朋友協助處理。 「為甚麼我會感到如此震憾呢?」 一直以來,極度基層家庭或有自閉症或殘疾家庭,社會資源的培養都是集中於「勞力」項目,絕少絕少圍繞資訊科技,但當父母看到孩子有潛質,並且整個家庭有意添置一台電腦,希望孩子有更好的末來。 這是非常非常難以想象的事情。 太太常說,我們不是在教技能,而是要與太家分享「Hope」。與他們一起去經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