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企業給予的不是薪酬價值,而是人的價值

剛與一家公司開會,其中一人問我們「社會企業」是否如庇護工場,給予一些技能培訓?

我們回答「很像庇護工場,但不止於此。他們是我的同事,縱使身體有困難,只能返一小時工作,他們也是我的同事。他們學了不用的資訊科技技能,與我們一起做動畫及App Project。」

 

跟著他再跟進一問「是否一個項目,只份一小部份給他們?」

 

我再跟進回答「不是啊,他們可以負責整套動畫製成及可做到簡單的益智遊戲,並且正式上架推出,最高的那個App,已過70萬下載。他們參與的項目,薪酬不是佔小部份,而是佔50%-70%,時薪達至港幣300-400元,因為這是他們創作,創作是有價值。」

 

朋友再三跟進提問「奇怪,是甚麼原因會有商業機構給予這些Project給您們。又會有大量的App下載,是否因為他們是弱勢群體?」

 

因為實在很少遇到這麼想了解我們運作的朋友,實在太好及很有意思,故我與太太用心回答「若一個社會企業,透過賣弄受助者的可憐,而不是以他們的優勢,商業項目只會做一次App的下載只會下載完支持便算,而不會滾雪球繼續下去。」「天生我才必有用,資訊科技能吸引他們去使用,也可發掘他們的興趣來成為創作,如喜歡攝影,可以將相片成為Wallpaper App 或拼圖遊戲。」

 

弱勢社群常會被人覺得質素會低一點,能力會差一點,機會會少一點。但正正就是這「少一點的機會」,他們才會努力把握,專心做好一件微少的事。過去一年,我們做了超過一百段商業動畫短片,400個益智小遊戲或電子書,300萬的App下載。

 

這些數字,讓這一班弱勢社群的年青人「繼續創作」,因為這是他們知道,這是社會上對他們自己的「能力肯定」。

今天下午,與太太到了一家社企餐廳午飯,午飯時向店家購買兩枝飲品。太太看著飲品背面,看了一段時間,之後跟我說「這些分享,寫得感動,並且有意義」。

 

我接過來看,確實寫著這飲品製作同事的心聲,文字間表達著喜悅心情。我再看看是甚麼機構負責這社會企業餐廳,原來是一家幫助精神病康復者的協會。

若有時間,您可放大上圖,用心看看他們所寫的文字,我們兩夫婦確實被這兩段字所感動。

 

大家試想想,一個普通人會是「開心過度」而得精神病?還是「憂心過度」而得精神病?

 

面對困難,面對憂慮,面對過度傷痛,精神壓力太大,均是令病人心靈受創,滿是傷痛的絕望經歷。

 

但看到飲品背後,參與製作者的心聲,卻滿是喜樂,很高興與我們分享這喜悅。這完完全全是與「精神病」成了兩會事。

 

庇護工場能給予一個工作空間,並且有基礎津貼或收入。但社會企業卻是提供「發揮空間」,不止提供薪金的價值,更提供了「人的價值」。

 

我剛才在付款及待領餐時,偷偷聽著店員的交談:

「您想學調咖啡?」

「是啊,想充實自己。」

「那,去學啊,我之前都是一步一步學來的。」

 

兩人喜樂地對談,從曾經「絕望的人生」,變成現在「想充實自己的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