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爆了

這文章原本是在床上打,怎知打到一半便睡著了。一睡便睡了六小時,不醒人士。。。

今天是一連兩週密集班的第二週,密集班是給一些有學習障礙的孩子及家長一起參加,由一班有心人支持了 iCare Foundation,並負責當中的費用。透過不同的資訊科技項目,培訓青年人的不同能力。例如上週是動畫製作,透過動畫啟發特殊孩子的創意思維。本週是遊戲編程,從中啟發他們的邏輯思維。一步一步幫助孩子表達自己。

我們倆夫婦的目標是組成一個共融的媒體機構,成立社企動畫公司 及 社企遊戲公司。讓特殊孩子可以在這裡發揮自己所長,將多媒體創作成為職業。

經過一週後,昨天是與各家長的檢討日,上週整週活動是特殊孩子創作時間,家長一般是從旁協助。不過孩子經過一週活動後,熟集不同操控,昨天情況便有所不同,我也給動畫製作戶口給家長們,他們正式進入戶口做自己的動畫。從旁協助到自己真正操控是兩回事,家長們日常想到的事,到自己操控時卻不一定能成功,而家長唯一可請教的人,便是自己的孩子。

角色倒轉了,是孩子在幫家長,反而平日咬字不清,不能好好組織自己的孩子,最後竟然可以在兩個小時內,幫助我成為助教,讓家長們完成「第一套動畫製作」。

有時成年人或年長者喜愛做指導角色,慢慢地本身互動的溝通,最後成了單向的訊息發放,孩子甚至員工們做事「對或錯」,不是因為事情的真實對錯,而是是否會被家長或上級責罵,久而久之便會怕被責罵而學會說謊、推卸責任及躱懶。

有時候,若留有空間讓孩子倒過來成為小導師,讓他們幫助自己,特別在資訊科技上,孩子較容易投入及熟習,便讓他們幫助自己,反而更容易看到他們的「強弱機危」。

上面四幅插圖是其中一位特殊孩子的創作,他是少有能突破框框的特殊孩子,成年人在做動畫,普遍是描述形式,一個一個步驟,但孩子的天空很多變。這孩子創作故事是自己想成為畫家,但他參展及介紹畫作的目的,不是想賣畫,而是想「拍賣自己」,他覺得自己應該相比畫作更有價值。

他相信自己有這能力,終使自己是特殊孩子,成年人的世界,又有沒有這樣的信心呢?

動畫我會再上傳Dtube,補回連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