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9

不要亂,要堅持

回看自己十多二十年的工作經歷,很多項目只要持之以恆便會成功,但卻往往會在其中一個高鋒時紛亂,紛亂不是做得不好,而是做得很好而混亂。 現時,我覺得自己開始有這一樣的狀態,因為 DrugWars 遊戲與及 Steem-Engine的出現而開始混亂。不過,現時仍反應得早,仍屬可以補救的時間。只要不急不忙,便能重回每日固定的運作及持之以恆。 我正在嘗試持之以恆每天達到0.3% – 0.5% 的增長,希望一步一步達成目標。可是這一個月應該做不到。

Continue reading

玩DrugWars可以用盡RC

我有一個號的SP並不多,現時在不住出兵、升級及建軍隊,以前一直沒發覺,但是今天出兵超過一百次,突然在Partiko 看到自己頭像的RC 差不多耗盡。 這時才留意到DrugWars原來相當消耗RC,這號現時有 140 SP 也不夠用,相信可能要接近200SP 才能玩得開心。 但200 SP 已不是新朋友的玩意了。 又或者,新加入的朋友,並不會像我這麼好戰。所以,沒有RC問題的出現。

Continue reading

DrugWars 發現防守優勢,但要在很多兵的時候才發生效果

新的作戰系統中,有著防守先攻的優勢,因此流浪傼HOBO便成為炮灰,沒有了原來的效果了。在軍事科技上,有提升進攻防守的科技,即是代表原本防守便有優勢。 故此剛剛測試一下,防守的優勢在那裡? 單單以僱傭兵來試,我先放各自100及1000,發覺沒有甚麼變化,剩餘的數量都一樣。但至2000時,分別便出現了。 在2000之後,防守明顯剩餘人數比較多。 但當達至更多人數時,分別更大。 但是,要做2000僱傭兵,以最基礎的生產速度下,要一個月時間。 從這樣看來,新的作戰系統的目標,是為高層次的玩家而修定,下層的玩家,還是繼續以舊模式儲兵練兵為主。

Continue reading

DrugWars出擊與回報

DrugWars推出了接近三個月,仍留在上面及活躍的人數仍不少。可是有很多帳號已被打到「放棄了」。DrugWars是一個大亂鬥的遊戲,有人可以充值成為霸主,但亦有人可以開很多戶口,慢慢打上去。 以前沒有軍事科技下,多帳號有生存空間,但現時有軍事科技下,多帳號戶口也要做好基建內政才能生存下來。 看很多DrugWars的設定,等級是定在100級。如此走來,應該還有大半年至一年時間。不過,這一段時間,充值的用處已不大了。縱使是頂層的使用者,也沒有充值的意圖。唯有繼續出擊,以大欺小。 我的小號剛開始,便有一些在頂層的帳號來了攻擊,為了偷取那小小 的 Drug,與及看看能否圈成為羊。不過普遍都是先出Spy,再計算一下而發出去的軍力。一來避免受傷,二來,若真的有人在玩,在沒有必要之下,不要去滅了他,要不然,很快又會少一個玩家了。 DrugWars的設計是不錯,唯一問題….. 便是遊戲方式,這遊戲方式是一個慢慢慢慢趣走玩家的遊戲,留下來的,只有霸道的人。

Continue reading

DrugWars的軍事科技,真實有用

今天突然有一個龐然巨物來打我,他帶著二千多士兵到來,為了搶我40K左右的Drug。這場戰爭我是必敗的,因我們的兵力相差11倍以上。 他的總軍力是 1192萬,而我只有90萬,人數也相差甚遠,他有2268人,而我只有451人。 但是,他應該沒有做很多軍事科技,所以,他為了搶我的40K Drugs,結果自己損失了近30萬的軍力。當然,我被敵全滅,但我也只是失去了90萬軍力。 當我看到這個比例後,我不禁努力建立軍事科技,若是以往,他的11倍軍力,他可能接近毫無損傷下便全滅我。可是今次不同,我的損失卻只有他的三倍。 我十分相信,若軍事科技達至二十級,甚至三十級後,威力會相當相當驚人!

Continue reading

在新版DrugWars推出前,發揮流浪漢Hobo的最大功能

新版DrugWars今天推出,昨晚無意間在Discord 看到新版的模擬對戰表,竟然發現流浪漢在新版是完全沒用。因為新版是防守先攻的關係,故流浪漢一出場便被打死。 在最後與敵方進行決戰。慢慢引蛇出洞,並待他們出動的時候,發出大量流浪漢回擊。他搶不到我的資源,反而被我們送出去的流浪漢打至重傷。

Continue reading

在DrugWars打了最爆笑的一仗

今天在DrugWars裡,打了爆笑的一仗,其實都不可算作打仗,因為那一刻我剛好外出吃晚飯。 突然發現連續愛到攻擊,但我的兵去了那裡呢?為何守不了?? 原來被敵放大佬NCG來打了一下,清了我的兵。我還原本想今晚出兵清了這軍的另一個小號。 知道清了兵後,我隨即派出我手上所有的酒鬼去NCG 處,清一清他所有的小兵肉盾。清了他一千多個Rowdy 及 百多個大隻佬。哈哈,算是為自己出了一啖氣。爽啊。 在回家路上,我一邊走一邊想,再一邊笑。被Ncg 出洞攻擊,真的是一件超級爆笑的事情。如同幼稚園生打交,但對笮叫了黑幫大佬來搶我的波板糖一樣。越想越想笑了出來,這一件事,竟然心裡沒有仇恨的感覺。 很搞笑。

Continue reading
www.000webhost.com